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是陈赫在欺骗,还是群众在自我欺骗?

2018-04-16 20:09 出处:网络 人气: 评论(0


陈赫恩爱婚纱照


陈赫拥吻张子萱

  文/韩松落

  陈赫婚变事件发生后,出现频率比较高的一种观点是,陈赫和许婧在婚姻破裂后,依然以恩爱夫妻形象参加综艺节目、出书、拍大片,有为了利益欺骗公众的嫌疑。不过,此时此刻,明星婚姻已经不能当做寻常婚姻看待,事实上,他们的婚姻已经和影视作品、综艺节目、唱片一样,成了一种娱乐产品,我们既然不能要求他们和电影中一样是英雄或者侠客,也不能要求他们的婚姻和看起来一样美满。

  自从有了明星制以来,明星的婚恋就是他们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,只不过,风向常常发生变化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娱乐业的黄金盛世,造星和造神在目的和手段上渐渐趋同,偶像产业,成为一种现代宗教。明星出场要有仪式感,以便烘托出他们的威仪,他们的形象要无休止地放大,露面要经过深思熟虑,讯息与照片,全都经过精心过滤,婚恋这种充满人间烟火气的事物,更是碰不得的高压线,宣布婚讯,和退隐是同义词。

  且不说刘德华成龙,即便当年的姜育恒,并不在偶像派行列里,都只能秘密结婚,而孙燕姿与公司的合约里,还有关于婚恋的条款:“恋爱对象要经唱片公司同意,不得因吵架闹别扭影响工作情绪,三年内不得宣布结婚退隐,分手时好聚好散”,陈慧琳为珠宝公司代言时,合同外还有口头约定,在代言期间,她不能嫁人,当坊间有传言说,她去美国和男友秘密注册结婚时,她的经纪人甚至要指天发誓。

  怎奈时代变了。在婚姻还能维持常态的年代,孤独是稀缺品,所以明星要为孤独代言,但现在的情况却是,婚姻制度已经摇摇欲坠,美满的婚姻反而成了稀缺品,明星又得扮演美满婚姻代言人,婚恋于是成了明星重塑形象、晾晒权力、获取利益的重要手段,是他们职业生涯里的一个长线产品。

  陈赫的婚恋,就是在这种风向之下,经过群众选择和当事人的努力经营,成了他“好男人”形象的核心题材。他和许婧在念初中时相遇,相伴十几年之久,即便在他成名之后,两人也没有分开,2013年的海岛婚礼,给这段感情写下浓墨重彩一笔。所有这些,都符合人们对完美婚姻的想象。

  即便在婚变曝光之后,他们的表现,仍然延续着这种想象,尤其是女方的配合、隐忍,以及陈赫的“我错了”和许婧的“他只是个脆弱的孩子,却是我的亲人,请大家不要攻击他”这样的发言,可能不算声明之中的上品,但却符合人们的愿望,网络上立刻出现了“蕾拉小姐要坚强”、“赫赫快来接嫂嫂回家”、“蕾拉加油、都会好起来”这样的群落。曝光婚变、发表批评意见的网友,也被大批粉丝围攻,人们认为这是陈赫请来的水军,但事实上,他们未必是水军,他们粉的不是陈赫,而是幻觉中的美满婚姻。

  问题出在,被寄托了这种婚姻幻想的,恰恰是婚姻最不稳定的一群人:明星。他们常年在外拍戏,聚少离多,又面临比常人更强烈的诱惑,但人们依然固执地将婚姻幻想堆砌在他们身上。当年,陈冠希隐私照时间爆发时,梁文道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题为《谁更虚伪,是玉女还是她的消费者?》,这个题目照旧能套用在各类明星婚变事件上。在一个婚姻制度已经接近全线崩塌的时代,人们却忙着为明星的华丽婚礼流泪、替他们的爱情唏嘘感叹,义务帮他们打小三。明星之所以成为各种美满婚姻的产品经理,这些群众要负一大半责任。

  所以,结果也是必然的:既然一开始就在不合理的现实里求圆满,自然也要承担后果,忍受所谓美满婚姻破灭带来的失落感,陈赫有没有欺骗群众值得商榷,但群众的自我欺骗,早就铁证如山。

  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长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0814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