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裕

2018-05-16 20:05 出处:网络 人气: 评论(0

  文/本站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专栏作家 王培霖

  制度保障财富创造,制度决定财富分配。从经济学原理上说,法权完善可以生长出财富,社会组织丰富可以维护财富分配公平。在现实中看,在财富创造方面,企业是弱势群体,经常被权力碾压;在财富分配方面,劳动力是弱势群体,经常被资本碾压。

58同城式的劳资纠纷案例,将来会充斥于中国经济,而社会显然还没有应对和良性博弈机制。
58同城式的劳资纠纷案例,将来会充斥于中国经济,而社会显然还没有应对和良性博弈机制。

  一则爆料让58同城上了头条,因为口头传达的一则全员强制实行996制度的通知,引发了员工们的强烈不满。在58同城CEO姚劲波的一则微博下面,大量58同城的员工和家属留言抗议,激愤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58方面向媒体回应称,“996”是常规性动员,原因是9月和10月业务流量大,“996”并非强制性要求。但随即,据澎湃新闻报道,多地的58员工表示公司说法与事实不符。

  58同城不是孤例。中国已经进入劳资纠纷多发的时代。只是各地劳资纠纷虽然多发,唯有58同城树大风高,把人们的目光吸引到劳资纠纷这个偏冷门的话题。

  58同城式的劳资纠纷案例,将来会充斥于中国经济,而社会显然还没有应对和良性博弈机制。

  本来,互联网企业竞争惨烈,加班加点方能生存壮大,可以理解。华为、阿里等公司,都以加班文化而闻名,仍不失为好企业的典范。但是为什么这些公司的员工对加班文化欣然接受,而58同城的员工却如此愤慨呢?

  因为此加班不同于彼加班。一个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企业,人们本可以期许它内部阳光照耀。但58同城的加班规定,不是公平交易,而只是赤裸裸的欺压和剥削——虽然我很不情愿用这个意识形态化的词汇。有压迫就有反抗,这才造成了此次风波。

  反观小米、华为等企业,都以加班闻名,但都是事先说明,华为更是事先签署“奋斗者协议”。华为推行“工者有其股”的激励机制,员工和企业共同奋斗、共同受惠,形成了命运共同体,辛苦有回报,奋斗者得到的分红很可观。

  多劳则多得,事先有契约,这都是公正的市场经济伦理。58同城则不然,在这一轮风波中,它所奉行的损人肥己的恶性理念暴露无疑。从这个角度说,这家美国上市公司的文化,并不比那些土皇帝式的小企业更优质。

  58同城式的劳资纠纷案例,将来会充斥于中国经济。从2012年开始,中国劳动力人口数量净减少。这就有了劳动力和资本平等博弈的基本前提。之前在劳动力无限供应的条件之下,其实劳动力根本没有跟资本博弈的条件可言,也没有动力可言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58同城的事件之所以重要,不仅仅因为它是一个上市的大公司,而且因为它是代表了一个时代,或者开启了一个时代。

  58同城的当事人该如何应对呢?

  有人说,中国有《劳动法》,你可以打官司、仲裁啊。

  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打官司成本高昂,诉讼期漫长,结果不确定,孤零零的打工仔,想胜诉美国上市公司,谈何容易?大部分人只能忍气吞声,要么卷铺盖走人,如此而已。

  所以虽然目前有一部偏袒劳动力的《劳动法》,但全社会资方对劳动力的欺压却屡见不鲜。

  进一步说,仲裁和诉讼是以公权力解决争议的方式,不可能真的什么纠纷都要靠公权力来解决,那样成本太高,是一个社会不可承受之重。正如两个国家间,并非一切都要靠战争来解决,而是有大量的谈判协调机制在,战争只是终极解决方式,它的成本太高昂。现代社会如此复杂、动态,要想生活幸福,必须摸索出一种低成本的可协调的高效率的纠纷调解机制,或曰矛盾调解方式,把劳资纠纷就地解决。

  我想到了58同城的工会。理论上说,我国法律赋予了工会相当大的权力。但在此次纠纷中,却见不到工会挺身而出——可见工会这一类社会组织的发育,直接关乎个人的冷暖,在弱势劳动者面临碾压的时候,才发现没有一个组织为你防守、回击。

  尝一肉而知一镬之味,一鼎之调。在更深层次上,58同城的案例映射出中国人为什么聪明、勤劳而不富裕的原因。

  制度保障财富创造,制度决定财富分配。从经济学原理上说,法权完善可以生长出财富,社会组织丰富可以维护财富分配公平。在现实中看,在财富创造方面,企业是弱势群体,经常被权力碾压;在财富分配方面,劳动力是弱势群体,经常被资本碾压。财富创造和分配的渠道如此坎坷,中国人为什么聪明、勤劳而不富裕,原因须向此中寻。

  具体到58同城式的案例来说,十分缺乏一个社会中间组织来协调劳资双方,形成一个正常的博弈机制。中国劳动力工资提升缓慢,与此类社会中间组织极度缺乏有关。

  当然我并不主张把工会的权力扩大到极端,任何权力都会滥用。底特律汽车城的产业衰败,很大程度上就是拜工会之所赐。当然,中国处于另外一个极端。总之,只有均衡劳资双方的力量,可以有效达到遏制资方的侵权行为。

  中国社会的劳动力价格,就如同针对农民手中的土地的价格,是长期被人为压低的。社会组织的发育,关乎中国人是富裕还是贫穷,是悲惨还是幸福。随着58同城式的案例越来越多发,这一需求日益迫切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长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08149号-1